日照分类信息网-日照新闻网

远逝的碌碡声

2018-4-14 1:58:07发布46次查看

故乡的碌碡,是用家乡的大山石凿成的,圆圆的,一头粗一头略细,两头正中有碌碡眼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前,家乡夏天脱粒小麦、豌豆,秋天脱粒高粱、谷子、黄豆、绿豆等,普遍用的就是这种石器农具。(song1963jun)
记得小时候,看过二姐的识字班夜校教材,第一课就是《农具》,“杈耙扫帚扬场锨,碌碡槅子驶牛鞭”,就是最前面的两句,说了六种农具,其中第四种农具是碌碡,第五种农具“槅子”是碌碡的配件碌碡架;别的下文就记不得了,但一般见过的农具,现在还都能说出名字,大多会写。
碌碡(luzhou)这个农具,发“路周”这个音,家乡发“绿菊”这个音。记得上小学时,父亲在场里让我回家拉碌碡,我忙着贪玩听成了“拿绿菊”,回家房前屋后找寻了一番,也没找到绿菊,就在返回的路边采了一把紫色的野菊花,给父亲时,把父亲乐了个前仰后合,扔掉手中的木杈,两手一个劲儿的拍屁股......
家乡的长者说,古时家乡没有碌碡,只有笨重的石盘。据说碌碡的发明人是明朝的兵部尚书熊廷弼。
熊廷弼是明末将领,万历进士。一次,中了状元的熊廷弼到琅琊巡察,在友人家中做客,有人向他斟酒,不小心碰翻了熊廷弼的酒杯,酒杯在桌边滚了个圆,并没有落在地上,熊廷弼拿起酒杯细细观察,发现酒杯之所以能滚圆圈儿,是因为一头大,一头略小的缘故。庄稼人出身的熊廷弼,对原来的石盘脱粒早就伤透了脑筋,就从酒杯能滚圆圈中受到启发,马上萌发了用碌碡代替石盘的念头。他请来石匠,凿成了一头大,一头略小的碌碡,并亲自套上了牛,在铺满黄豆棵的场上滚来滚去,不到一个时辰,黄豆粒全部脱落,脱粒工具碌碡就这样诞生了。
过去,故乡的农家,家家户户都有一个二三百斤重、不足一米长的碌碡。收获季节,大人们的脸上堆满了笑容,把丰收的庄稼运到场里,打散,均匀地铺在场上,然后用特制的木架或铁环,套在碌碡上,用人或牛拉动碌碡架,在场上一圈又一圈地碾来碾去,中途还要摊翻,将柔软的秸秆反扣在地上,再继续碾压,直到庄稼完全脱落为止。那时,生产队的脱粒场大,碾一场庄稼需要几个或十几个碌碡来完成,脱粒场面甚为壮观,碌碡与碌碡轴发出的吱呀声,扣人心弦。每当想起记忆里这动人的碌碡声,我仿佛又回到了那温馨的童年时代。
碌碡除用来脱粒庄稼外,还可以当夯来用,人们将碌碡拖到工地上,用四根木杠五花大绑起碌碡的小头,由一人掌夯、领唱劳动号子,八人或六人合力按节奏抬夯起来,前进甩夯,把碌碡高高抛过头顶,退后落夯,将碌碡重重砸在松软的土壤上,夯实库坝土石方。
如今,随着科技的发展,农用脱粒机、联合收割机的普及,石器农具碌碡退出了农耕历史的舞台。1999年的秋后,我约了几个好友,忙碌了一下午,在家乡的脱粒场边,遴选了材质各异、大小不一、品相较好的十八个碌碡,浅埋在自家承包的果园边,等何时高兴了,挖掘出来,找块场地,再听听那久违的碌碡声。

中间绕着牵牛人转小圈,碌碡在离心力的的驱动下,甩出老远的绕着中心转,刚滴快来。扬场扬下的“下扬”主要是萆眼子,不成熟,没能脱离,就摊开,用人力推磨的方式替代小黄牛,场的中间站立两个或三个人,抱着一根很长木棒,木棒的两头各拴着一根绳子,绳子末梢拴在碌碡弓形轕子的内侧,随着人力象推磨的架势,人在中心慢慢转动,木棍两头拉动着碌碡,离心力的作用下,像风筝一样的碌碡飞转起来,轕子轴是用棘子木做的榫子,装进弓形轕子两头,插进碌碡两头的凹坑里,摩擦出啁噶啁噶的响声。
谢谢越看越帅。我在电脑上,一直打不出“轕子”的“轕”来,不知您是怎么打出来的,向您学习!

六十年代还能听到打场号子,就是套上牲口拉着碌碡打场。打哑巴场只是让牲口拉着碌碡慢悠悠的转圈儿,如果要靠碌碡的转速来脱粒,那么打场速度必须快,这时候打场使牲口的人便高声唱起来——嗨~~~哎嗨吆————嗨哟嗨~呦……吆嗨﹉_咿呀~嗨……再往后就是陕北信天游的调式自由发挥。每当唱起来两三句之后,牲口们便扬蹄奔跑,为了别累着牲口,三五圈后歌声落下时大喊一声:驾—累呀———,牲口们就会停止奔跑恢复慢悠悠的脚步……
那时还小记不完整,基本印象就这些,,,
谢谢神人。文字很精彩,还把打场分成哑巴和声巴两种,给人身临其境之感。

大人们路过场边时,如果没有那高昂吆喝声就会随口问:XX你打哑巴场呀!
我这儿有个碌碡,谁要?
人有多大的胆,地有多大的产。

该用户其它信息

推荐信息

日照分类信息网-日照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