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照分类信息网-日照新闻网

那年,那月

2018-4-15 5:37:37发布30次查看

1999年,也是这样一个深秋初冬时节,傍晚收到她电话,柔声细语“晚上还你书吧,十字路口西侧小道”晚8点我骑着刚买的本田踏板去的,我说给她买个车,她说有个旧的骑,不要买,当然现在她更不会要了,还是让她看看!露重霜浓,黄叶铺地,杨树光秃秃的,冷月西斜.她从北面来,穿制服,“单位值夜班,刚回来,久等了,天冷”她柔柔地说“没关系,一直想见你,但不方便,”我说。接着她拿出《石评梅传》,我去郑州旅游买的,书店最后一本“书看完了,和你同样的感觉,随着这本书还你,我们再无见面理由了”!我们都沉默着,“你抱抱我吧。” 她抬起苍白的脸,我环手抱她腰,她抱我脖子,我们抽泣,颤抖,一阵北风吹来,仅存的黄叶散落在我们身上,飘零在白霜的地上。突然她挣脱哭着走了 我依然呆呆立着,直到她消失在视线里!
还是坐二路公交车吧...
“我们再无见面理由了”----怎么回事??愿听下文-----你的这个小故事很感人--也很折磨人---“让人哭笑不得”,“心有不甘”,本来可成就一篇很有可读价值的文章----你能不能就此事的前因多说几句---不要把遗憾让大家分享好不???拜托!!

不是所有的梦都来得急做,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急告诉你,蓦然回首,恍若前尘,最真唯有心痛!
停靠在八楼的二楼汽车,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
停靠在八楼的二楼汽车,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

该用户其它信息

推荐信息

日照分类信息网-日照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