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照分类信息网-日照新闻网

【入冬季】初冬的那些记忆

2018-2-12 0:50:11发布16次查看

2017年的第一场雪在小雪节气之前就潇潇洒洒的飘落,虽然很小,虽然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,但也是给我们一个小小的惊喜,因为冬天已经向我们走来了。
小时候的这个季节,山岭地里还有没有晒好的地瓜干,跟着父母去地里帮着拾地瓜干。呼呼的北风在没有了遮拦的空旷地里肆意的吹着,我就会穿上父亲厚厚的大衣坐在地边的地瓜秧子里玩耍。有时候在外面久了我就会喊饿,父亲就会去沟壑里的野刺槐丛里给我捉一些登登山(蚂蚱)、螳螂,很短的时间父亲就会提着用狗尾巴草穿成一串一串的登登山回来,这个时候的登登山个个都有籽,找个背风的地方点上一把地瓜叶,等火旺了就把登登山螳螂放到火里烧,瞬间整个小山谷飘散着烧蚂蚱的香味,吃着又香又脆的蚂蚱瞬间就不饿了,虽然吃的满嘴乌黑,那时候就感觉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了,不过烧的螳螂不让我吃,说小孩子吃了晚上会尿炕。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,有时候做梦都会梦见那激动的一刻,仿佛又闻到了那熟悉却又遥远的特殊香味。
拾完最后晾晒好的地瓜干,农村这一年的三秋会战算是全部结束了。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按人口交公粮,在村子里,一年中除了开社员大会也许就是年底交公粮最热闹了,全村的男女老少都会聚集在大队院里,有的用独轮车推着,有个用筐挑着,一袋一袋的各种粮食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大队院,等着过完磅登记好拿着条子,就算是光荣完成任务,公社里会派人派大卡车将收缴上来的粮食一车一车的拉走。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大半个月之久。当然也会有很多村民因为收成不好而交不上公粮,大队的大喇叭一天不停的下通知催缴公粮,那时候谁家交不上公粮,会出台一些限制措施,比如孩子不能去上学,办户口等等都会受到限制,大队的一些福利待遇也无法享受。除了交公粮还得交很多提留,什么兔子,猪,棉花,工艺品等等各种繁杂的任务提留,就算是能勉强交齐的,交完了,这一年的收成也基本上所剩无几了。那时候村里有很多好几年交不上的,年复一年越来越多,到了90年政府取消了农业提留税,以前的旧账就一笔勾销了,没交的却捡了个大便宜,农民终于结束了10年繁重的提留任务。
又过一阵子大队里会下通知,挖水渠,修水库,修路,修桥等等,召集劳力出工,父亲把菜园里的地窖子挖好,把白菜萝卜窖藏,过冬吃菜就全靠这一窖子菜了。然后去山上砍一些过冬的柴草,这是父亲每年入冬必须做的事情,各种柴草分类整齐的存在墙外。都忙乎完了,父亲也会报名去干义务工挣点工分,那时候父亲参加过附近周边几乎所有的大工程,像什么户部水库啊,管帅水库啊等等。那时候隐约记得,天还未亮,父辈们都穿上厚厚的棉袄,背着铺盖和换洗的衣物,坐着12马力的拖拉机就出发了,这一走少则半月,多则一个月,坐的拖拉机斗子里用麦秸草铺着,奔波一百多里地。家里的女主人都出来送行,各种嘱咐。有的新婚小媳妇恋恋不舍的送自己的男人出发,站在村头眼巴巴的看着,一直到插着大红旗的拖拉机消失在黎明中。。。。。。
男劳力都出工了,村里剩下的就是妇孺老幼了,母亲和左邻右舍的大娘婶子们就开始研究着烙煎饼了。那时候的小麦产量很低,交完公粮后,白面根本不够吃的,烙煎饼几乎成了家家户户必备的过冬干粮,有的村民家里人口多的,连煎饼都不够吃的。母亲都是噶胡交情好的三两户合伙烙煎饼,有管烧火的,有管烙的,有管后勤的,大家都是嘻嘻哈哈的轮番上阵,虽然很累,但是大家的脸上都洋溢欢乐,更重要的乡邻之间的那一种淳朴的和谐。刚出鏊子的煎饼最好吃,卷上母亲煎的咸鱼,别提有多香了。好几家的煎饼全都烙完一般都是半夜,母亲看着一摞摞的煎饼,疲惫的脸上带着笑容,过冬口粮就算是备齐了,按照数量母亲会估算着能吃到来年几月几月。
煎饼烙好了,母亲们都没有什么事了,把炕烧的热乎乎的,三五人盘坐炕头聚在一起,有缝鞋垫的,有做布鞋的,有给家人做棉衣的,那时候几乎家里每天都热热闹闹的,大家一边聊家长里短,一边忙着手里的活,其乐融融。
有时候静静的坐下来,回忆一下那个年代的一些事情,都不知道用什么文字和心情去表达,那个时候的日子虽然清苦,但是大家都是干劲十足,那个年代的人身上都有股用不完的劲,虽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,没有太多的奢求,顶多也就是让全家人都能穿的暖吃得饱,最好再能攒上百八十块钱的存款。那个时候的人情来往都是非常朴实的,处处透露着浓浓的乡情。
父母如今都已经年过七旬了,虽然已经干不动了,延续了几十年的生活习惯还是继续,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入冬前备柴草,烙煎饼,挖菜窖,他们还是忙忙碌碌的,虽然他们总是说,天天瞎忙也不知道一辈子忙了些什么,但是当看着全家十几口子在一个大炕上围在一个饭桌上吃饭的时候,他们布满深深皱纹的脸上流露出更多的是欣慰,这也是他们忙忙碌碌一辈子最希望看到的,全家平安,子孙满堂。

论坛才子臭流民,
潇洒飘逸帖文真。
尊老爱幼育千金,
豪气胜过庄户人。
预祝臭流民问鼎2017十佳,没有之一。
才子应该配佳人,兰花花呢?
情感真挚,文字质朴,虽然你描述的场景我很陌生,但透过文字,那个年代的人和事历历在目。
臭流民,庄户人,个个都是大才人!

还不会点评啊,只会在评论后跟,借借光啊笑,这楼主快手啊,佩服
南北总有一些差异,但大同。

流民的帖子把姐带回了那个年代,满满的回忆一样一样滴
纯真质朴的好贴文
日子就是如此流逝了,我们走着,笑着,回忆着....
呵呵,在姐姐眼中我就是一小孩,但是回忆不分大小老幼,人的一生不管是平平淡淡,还是波澜不惊,只有去认真的回忆,留住回忆,就能留住人的根本。一个人不管走的多远,飞得多高,他都会落地生根,这是自然法则,谁都无法避免。所以,趁着还能够记得,就索性把那些隐约的回忆找回来,等到想不起来的时候,那就晚了。

回忆,让我们说着笑,笑着泪。

呵呵,你不是这一方人,你也许永远体会不到,这一方人的过去,生活,点点滴滴。。。。。。

该用户其它信息

推荐信息

日照分类信息网-日照新闻网